您的位置:首页 >业务工作>现代农业>详细内容

拥抱高科技 不丢“土办法”

发布时间:2020-03-04 信息来源:农民日报 字体:【

       (本报记者 赵宇恒)益农信息社、农产品电商、远程服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信息化手段有效解决了产地“卖难”销地“买贵”、生产难题少人指导等农业农村生产生活中遇到的一些困难,同时,农业农村数据资源能否满足应急状态下现代化管理的需要、信息化服务产品的多样性等问题,也为农业农村信息化发展带来了新的命题。

  产销双方如何加强信息沟通?

  一边是一些地区市民买菜难、买菜贵,另一边是产地农产品难以脱手,蔬菜收购遭遇困难。市场需求和供应信息不匹配的矛盾在疫情之下再次凸显。

  在河南,益农信息社发挥了巨大作用。信息进村入户平台上及时发布供求信息,开通“益农圈”交流群,搭建农产品上行对接微信群,组织大型商超、农贸市场、批发市场等在线上开展供求对接。150多个微信群、3万余条农产品供求信息,解决了280余万斤滞销农产品销售难题。

  天津农村产权交易所开设了“农产品信息快报”的专栏,在天津市农业农村委政务新媒体上及时发布产地直供信息。同时,天津市农业农村委还及时启动了特殊时期蔬菜价格和生产日报告制度,每日监测全市各蔬菜品种的价格和产出量,提前对市场供应做好预测预警。

  中国农科院农业监测预警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许世卫认为,在“保供应”方面,应充分利用农产品供需及流通监测手段,及时解决部分地区农产品调运和农业生产物资运输受阻问题,促进农超对接、商超对接,要实时监测重点农产品市场的价格情况,确保蔬菜、水果、肉蛋奶、粮食等居民生活必需品供应。

  农产品电商也是当前农产品销售的主要方式之一。中国农业大学农业规划科学研究所日前发布了一份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农业农村生产生活影响及对策建议》的报告,该报告在专题七《新型肺炎疫情对农产品电商物流的影响及对策建议》中指出,此次疫情暴露出农产品电商体系尚不够完善,主要是单打独斗的农产品销售,尚未形成区域销售平台,大数据处理尚未形成,利用互联网信息的能力还不成熟,营销手段不佳,应对风险能力降低等问题。

  该报告认为,农产品电商物流在这次疫情后,将化危为机,逐渐改革创新完善“产供销”体系,多维度,多通道满足消费者需求。金融机构与龙头企业的合作将更加紧密,由金融机构做担保,地方农业龙头企业将发挥区域农产品领头人的作用,由多个合作社组团,建立标准生产指南,构建“多元复合”体系,规模组织农户进行电商交易,逐步形成线上为主,线下并行的销售体系,共同抵抗突发事件对农业的影响,增强抗风险能力。

  数据资源能做什么?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关键生产要素。农业农村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此前印发的《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提出了五方面重点任务,其中就有构建农业农村基础数据资源体系。

  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广西2019年建立的全区种养业规模生产基地大数据库帮了大忙。依靠这一数据库,广西农业农村市场信息工作队伍及时精准调度全区稳产保供家底,组建了对内保供、对外支援两个保供基础库。

  据了解,1月26日,广西就已组建区内果蔬保供核心基地库,对接落实了保障区内应急供应的核心基地和生产企业1000多家,种养规模超过210万亩。保障区市场供应的同时,摸清家底也让广西有了对外支援的数据支撑。根据预计,2月份,广西蔬菜日供应量约6.55万吨,日消费量约4.89万吨,全区蔬菜总量自给有余,每天外调1.6万吨蔬菜。

  这只是数据资源在应用于应急状态下的一个小切面。“数据可以反映出来很多东西。”中国农业大学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教授李道亮认为,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情况、疫情发生规律等都可以通过数据总结得出,因此,数据库的建立显得尤为重要。农业生产中也会遇到疫情,架起监测网络,通过数据分析,第一时间遏制疫情,对疫情防控来说不失为良策。

  “当前农业农村信息化工作的整体性还不够。”许世卫认为,农业农村信息化是一整盘棋,从内容上看,不但要考虑农业生产方面的信息化,而且要同样注重农村生活、农村治理的信息化。另一方面,当前基础数据的支撑仍然不能满足农业农村突发性、应急态下现代化管理的需要,关键的时候,实时性、标准化数据依然不足,仍需要进一步强化。

  “大喇叭”还有没有用?

  在严峻的疫情形势下,疫情的变化情况以及如何防控是人们极为关注的,如何使人们不见面、少见面又能统一认识、群防群控,这就需要更多地依靠信息化手段。在农村防疫中,“大喇叭”这一看起来好像很“土”的信息传播工具一度刷屏。内蒙古土默特左旗白庙子镇草房子村无人机配合大喇叭劝老奶奶回屋的“硬核”画面更是在网络上热传。

  事实证明,高科技与土办法是可以共存的。“我在江苏农村看到,疫情防控中,各种信息化手段都用上了,既有网络、手机等信息技术服务工具,也有大喇叭、明白纸、宣传单等,作用各不相同,效果还很好。”许世卫对此深有感触,农业农村信息化推进不能一刀切,信息化工作要适应农村情况千差万别、农民需求多种多样的实际,农业农村信息化服务产品应该具有多样性,这样才能保证有效性。

  吉林在保障农业生产技术服务时,发布了专家技术服务团内每个专家的专业领域和联系电话,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农民沟通联系、解决生产难题。同时将技术服务团专家请进12316热线服务平台,开展蔬菜技术远程指导服务,安排专家到省广播电台直播坐诊,现场解答蔬菜生产品种选用、土壤改良、病虫害防治、水肥管理等方面问题,为有需求的生产主体一对一在线服务。

  “农业农村信息化的推进要分行业、分地区。”在李道亮看来,自然环境、经济基础等条件不同,农业农村信息化进程也不尽相同。疫情来临后,人的行动受限,但机器仍可以工作,信息仍可以流通,有条件的地区可以布局无人农场,从而在重大灾情疫情下,不影响农业生产和产品供应。当然,这可能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新型肺炎疫情对农产品电商物流的影响及对策建议》中也有类似的畅想:随着科技的发展,未来将实现全能智慧物流体系,包括智能分配、无人运输(无人机,无人驾驶货车)、机器人送达等,保障物流运输过程中农产品的安全,应对突发事件。

  不过,至少在疫情发生的当下,土办法仍然有其作为的空间。“目前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把确定的工作抓实抓细。”许世卫认为,农村地区当前条件下可以依托互联网平台、利用益农信息社条件,加强生产、流通、技术指导和服务,同时还要多关注农村地区老年人群疫情防控中的信息、条件缺乏问题。“从中长期来看,农业农村信息化工作要以此次疫情防控为切入点,推动开展数字乡村关键技术研究,研发促进农业农村信息化重大需求的数字化产品,以数字化推动乡村人居环境整治、推动农村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推动乡村有效管理,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为‘三农’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